黄骅

       年幼时,父母和兄长相继去世,与嫂子相依为命,过着极为贫苦的生活。后来,跟江西瑞昌的木匠胡师傅做学徒,胡师傅常给他讲《岳飞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故事,使他增长了知识,开阔了视野,激发了爱国救民的热情。

       1920年到本村小学当炊事员。由于天资聪颖,刻苦用功,也学到了一些学问。后来他又当过裁缝学徒、木匠学徒。1926年他15岁时看到共产党领导农民打土豪分田地,随即参加了革命的洪流。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参加了红军。

       1936年进红军大学学习,毕业后任团政委,1938年任冀鲁豫军区司令员,1941年调任渤海军区副司令员。他智勇双全,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灵活运用“集中优势兵力,打击其一点”的方针,取得了很大胜利。1943年6月遭叛徒行刺遇难。

       1926年9月,年仅15岁的他组织了凤凰乡儿童团,任团长。他肩扛红缨枪,站岗放哨,递送信件,张贴标语,散发传单,监视土豪劣绅。1928年5月,秘密参加了当地赤卫队,积极开展革命活动。1929年春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0年5月,彭德怀率领红五军抵达阳新、大冶地区,他参加了红军,历任司号员、勤务兵、班长、排长、连长、

营长、指导员、团参谋、团长等职。曾参加过粉碎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的五次反革命“围剿”的英勇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。在漫长艰苦的斗争岁月,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他不怕牺牲,勇猛顽强,屡建功勋,由司号员逐级提拔为团职干部,成为一名智勇双全的优秀指挥员。1936年,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,入红军大学学习。毕业后,留红军大学工作,任干部二团政治委员。

       1937年9月,被派到晋西南去创建抗日根据地,任晋西南游击支队队长。翌年8月,调到晋西南边区党委工作,任军事部长兼115师晋西独立支队(又名晋西青年抗敌决死队)副支队长。期间,为创建晋西南敌后抗日根据地勤恳工作,做出重要贡献。1940年4月,任鲁西军区副司令员兼三分区司令员。在他的领导下,鲁西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,热火朝天。

       1941年4月,因工作的需要,上级派黄骅同志到冀鲁边军区任副司令员兼115师教导6旅副旅长。

       黄骅工作有经验、有能力,是一位党性强、作风硬的好干部。当时,冀鲁边军区是对敌斗争环境最艰苦的地区之一,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他灵活运用“集中优势兵力,打其一点”的方针,频频出击,不断取得反“扫荡”斗争的胜利。他身居要职,体弱多病,按当时规定他可以吃“保健饭”“保健菜”,但他不肯吃,而是和广大战士同甘苦,共患难。黄骅经常教育干部和战士:“不要忘记过去,不要忘记老百姓,要时刻关心群众的疾苦。”

       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,八路军过的是军事共产主义生活,菜金非常低,每人每天不到一角五分钱,在这种情况下,黄骅常对人讲:“我们还要省下一点钱粮,去救济苦难的同胞。”黄骅穿着也极为朴素,夏天穿绿军装,冬天穿黄军装,和战士们一样。在1937年(二十六岁)他结婚时,也没有换一件衣服,并经常告诫自己叮嘱妻子:“要朴素,不要与别人比穿得好,要比学习好,比工作好。” 在冀鲁边军区上任后,黄骅抓了队伍的整顿和军事纪律教育,很快在部队和地方干部群众中建立起了很高的威信。

《鲁北烽火》中记载:许多老战士回忆”黄骅为人趾高气扬,言辞尖酸刻薄。大家都感觉受不了!

       军区司令邢仁甫站在极端个人利己主义的立场上,对黄骅同志极为嫉妒和不满,视之为眼中钉,经常在部队干部战士中散布黄骅同志的坏话,骂黄骅是“南蛮子”,污蔑说“南蛮子排挤地方干部,是为了抢占地盘”等,挑拨地方干部与黄骅同志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1943年春,上级决定调邢仁甫到延安党校学习,军区司令员的职务由黄骅接替。邢仁甫接到通知后,不但不认为这是一次接受教育的好机会,反认为是黄骅在背后捣鬼,有意夺他的军权,于是对黄骅更加怀恨在心。邢仁甫拒不执行上级决定,借口青纱帐还没起来,没有掩护不安全,要等青纱帐起来再走,拖延时间,准备对策。

       1943年5月,邢仁甫召集其亲信杨静侯、潘特、刘永生、邢朝兴等人来岛上开会,说:“上面调我去受训,实际是撤我的职。我一走你们好比没娘的孩子,多可怜。这一切全是‘南蛮子’黄骅搞的,如果没有他,我们也不会到今天这地步,不如干脆把他干掉。没有了黄骅,边区就没有了军事干部,上面也就不会再让我走了……”于是,一个刺杀黄骅同志的行动方案,在邢仁甫的直接授意下策划出来。

       1943年6月29日,他到达新海县羊二庄区许官管区的小赵村,准备召开边区侦察工作会议,布置秋季反“扫荡”任务。30日这一天,天空阴暗,细雨蒙蒙。黄骅一早起床,饭也顾不得吃,即由小赵村到大赵村参加会议。会议由黄骅主持召开,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司令部参谋长陆成道、侦察副股长崔光华、锄奸科长陈云彪等人。

       会议紧张地进行了一天,约到下午六时左右,会议室门外走进一个名叫周云洪的人,此人进屋后向黄骅同志递交了介绍信。黄骅同志阅后,令周云洪暂到管理股休息,周云洪当时没有立即退出会场,和其他同志说话。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名叫冯冠奎的人,周云洪看到冯冠奎后,向旁边一闪身,冯冠奎即在周云洪的旁边伸出手枪打响了,首先中弹的是黄骅和陆成道同志,接着是齐耀庭等同志,前后仅约两分钟的时间。警卫员听到枪声赶到时,和行刺后逃跑的凶手冯冠奎相遇,当场被冯冠奎打死。警卫连闻讯赶到,冯冠奎等已逃出村外,再加上遍地都是青纱帐,已无法追踪。在这次惨案中有黄骅、陆成道、陈云彪等八名同志牺牲,有四名同志身负重伤。

       为了表彰他的不朽功勋,1943年8月,山东军区在利津县镇海庙召开干部大会,将新海县命名为“黄骅县”以资纪念,沿用至今。


返回上一页